您的位置:7m足球比分网 > 关于健康 > 货币中性将成政策基调,分析师看中国11月贷款及

货币中性将成政策基调,分析师看中国11月贷款及

发布时间:2019-11-24 00:48编辑:关于健康浏览(132)

    热钱消减

    北京/上海12月11日 -中国人民银行周三公布数据显示,1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6,246亿元,高于此前5,900亿元的调查中值;当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同比增长14.2%,与调查中值吻合。

    触发流动性紧张

    图片 1

    风险防范是今年货币政策指向中新增加的内容。实际上,即使没有政策指导和监管重点对风险防范的重视,商业银行自身也感受到了风险管理在现阶段经营中重要性的上升。自2012年以来,商业银行不良贷款双降的局面开始改变,不良贷款规模上升,依靠信贷总盘子的扩大,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比率保持基本稳定;进入2013年后,由于信贷持续高增长局面不再,不良比率也开始呈现上升迹象。

    图为人民币硬币及下方的百元面值现钞。REUTERS/Petar Kujundzic

    去年底以来,在热钱持续涌入情况下,流动性在风险管理压力上升的情况下并没有出现紧张现象,相反还稳中趋降。直到今年5月中旬,这种情况发生改变。我们据此判断,5月中旬后,受监管加强和热钱因素消失影响,流动性开始趋紧。

    央行数据并显示,11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71.41万亿元,同比增长14.2%,调查中值为14.1%。

    同业市场利率上升的同时,成交下降,说明同业资金趋紧并非源自需求上升,而是受货币投放减少的影响。5月份,银行间市场同业拆借月加权平均利率为2.92%,比上月和上年同期高0.42个和0.73个百分点,质押式回购月加权平均利率为3.01%,比上月和上年同期高0.46个和0.78个百分点,而同期拆借、现券和债券回购日均成交9930亿元,同比减少18.3%。

    而11月社会融资规模为1.23万亿元,比上年同期多1,053亿元。

    货币中性将成政策基调

    主要数据:

    从历史上看,中国是货币效用“积极论”的积极实践者。改革开放后第一个十年,货币深化的快速提高。第二个十年,尤其是朱镕基政府时期,货币投放相对谨慎,国企改革、简政放权等体制改革措施成为当期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源泉,同期进行的金融体系治理在促使货币增速回落一个台阶的同时,也为金融体系长远健康发展奠定了基础。朱镕基任副总理(1993-1998)期间,中国货币增速从改革后第一个年代的27%均速迅速回落到15%,并在其任总理(1998-2003)期间维持了稳定。在第三个十年,中国政府再度转向货币“积极论”,货币发行量增速再上了一个台阶,年均达18%。

    --中国1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6,246亿元,调查中值为5,900亿

    目前,中国经济面临转型重任,着眼数量扩张的货币政策工具难以承当领衔重任。从工具选择角度看,将更加依仗财政和产业政策。而近几年货币、信贷的对经济增长的积极作用也逐渐下降。中国作为一个典型的投资拉动的经济体,货币扩张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,主要是通过信贷放大实现的。然而由于基数上升和经济增长阶段的变化,信贷对投资增长的促进作用在不断下降。在经历了2009年“四万亿”超级刺激计划后,信贷对投资、投资对GDP的贡献率明显下降,相同信贷和投资水平带动的GDP增长降低。与此同时,充裕的货币却对社会的通胀预期产生了重要影响,导致潜在通胀压力居高不下。

    --11月末M2同比增长14.2%,调查中值为14.2%

    货币回落市场难言轻松

    --11月末人民币贷款同比增长14.2%,调查中值为14.1%

    我们判断,当前基础货币增长因热钱消减已发生改变,基础货币投放增速和信贷投放的“双回落”,广义货币增速在持续3个月回升后现回落,我们预计回落趋势不变,或将持续3至6个月,并有2%~3%的回落空间。

    以下为市场人士的评论:

    经济的持续低迷导致了企业经营效益的下降,整体而言,经济“弱复苏”格局下企业业绩将呈现疲软态势,即在经过前期的回落后将见稳走平。

    --国海证券宏观及债券分析师 黄诗诚:

    货币政策受多种因素影响,中国货币政策目标是多元的,并且经常发生变动。历史表明,中国货币当局并没有如相关法规和公示政策那样,将价格稳定作为单一政策目标,相反经济增长通常是货币政策的最重要目标,一直是货币效用“积极论”的实践者。当中国经济进入转型阶段后,中国货币政策目标体系开始变得多元化。显然,中国当前的货币政策要兼顾风险防范、经济增长和通胀管理等多种目标,是三大目标体系下平衡、协调的结果。在货币存量过多的情况下,管理通胀预期需要维持偏紧的流动性格局;在经济疲软的情况下,维持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,又需要维持宽松货币格局,而货币刺激经济的习惯也使得宽松货币有着相当的诱惑力;出于防范金融风险和治理地方债务风险的需要,以及为改善企业经营效益创造良好宏观金融环境的需要,宽松货币又是最正确的选择。兼顾上述多元目标的结果,“紧数量、低利率”的组合是货币当局的不二选择。而利率非市场化的环境使得看似矛盾的“紧数量”和“低利率”组合能够实现。 (作者工作单位:上海证券研究所)

    11月金融数据显示货币环境相对平稳,货币总量增速仍在回落,但幅度有所减缓。

    分项来看,信贷总量投放回稳,但从结构上企业中长期贷款比重由上月的28.5%大幅降至13.8%,企业长期资金需求有所回落。社融其他主要分项增量则有所回稳,委托贷款新增2,700亿,超出年内约2,000亿的均值;企业债净融资继续回升至1,300亿左右,信托贷款增量也回复到1,000亿左右的年内月均水平。

    总体上看,11月货币环境较为平稳,14.2%的货币增速较年初目标仍有距离,预计央行仍将维持中性偏紧的基调;但由于12月基数较高,央行也无需大幅收紧。对债市而言,由于经济数据仍较平稳,央行中性偏紧基调也难有变化,对债市仍无明显利好。

    --国开证券宏观经济分析师 杜征征:

    11月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中长期贷款占整体比例只有13.7%,从7月开始基本就是呈现每个月回落1-2个百分点这样子,不过这次这个占比应该是年内新低了,刷新5月份21.8%的水平。我觉得可能是临近年底了,银行出于控风险的需要,更多是发放一些短期贷款,或者票据融资;另一方面,中长期贷款增速下降与投资增速下降有一定关联度,但未来走势还待观察。

    短期看货币政策料维稳,但中期看,政策存一个从稳健略紧,向稳健偏中性转换的一个可能性。因为我们考虑整体上,明年经济增速或比今年略低一些。第一,受基数因素影响,一季度经济增长可能略低一些;第二,从金融对经济的支持力度来看,今年下半年信贷和社融增速比上半年要差一点,那么按半年这个时滞说,可能明年上半年这个影响会逐渐体现。不过也不排除,如果明年通胀压力加大,央行公开市场可能重启正回购。

    --国泰君安证券宏观分析师 薛鹤翔:

    经济数据基本符合市场预期,M2略低,相信未来外汇占款增长不会太多,年内基本M2可以控制在14%以内。社会融资规模数据超预期,可以看出,资金利率偏高的影响比10月小了很多。当前关注的焦点集中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,能否有新的进展。

    --南京证券宏观分析师 张文刚:

    信贷数据略超预期,显示整个企业的信贷需求还是比较旺盛,虽然从固定资产投资等数据来看,整个四季度宏观经济发展势头略有收敛,但是可以看出企业层面的需求仍旧旺盛。

    社会融资数据亦高于预期,不排除影子银行监管略有放松;不过M2数据增长回落幅度虽然只有0.1个百分比,幅度比较有限,但是考虑到11月份整个外围经济发展势头较好,以及贸易顺差增幅创新高,可以看出央行控制增幅已经尽了很大的努力。

    整体来看,央行保持宏观经济维稳意图比较明显,而货币政策保持紧平衡的基调依然未变。

    --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 徐博:

    时近年末,企业信贷需求有所减弱,以及金融机构信贷额度较少,同时存款考核压力较大,制约了信贷创造,但外贸状况改善、热钱流入增加,以及央行保持稳健的货币政策,当月略放松了公开市场操作,是影响信贷投放的正面因素,11月人民币贷款增长略超市场预期,但总体态势平稳。

    其中较好的现象是,企业的中长期贷款增长出现偏积极信号;从单月增长绝对额来看,企业中长期贷款环比减少较多,但主要是企业经营季节因素导致,而同比多增889亿元显示的积极因素更为重要,另外,从增长态势来看,对公中长期贷款余额同比增速9.27%,较上月明显上升0.36个百分点,与上述根据绝对投放额变化得出的判断一致。

    另外,广义货币增速在预期之内,但仍偏高,政府的年度目标应该实现不了,全年14%左右,达到13%或者13.5%的可能性不大。

    --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高级分析师 刘东亮:

    新增贷款稍微高一点,M2增速还是很难降下来,社会融资规模也不低,而且人民币升值加速,虽然热钱的规模不一定很大,更多的可能是套利资金,但外汇占款的增量摆在这儿,货币政策是很难放松了,还是中性偏紧或者是紧平衡。

    --兴业银行资金营运中心宏观分析师 肖丽:

    M2同比增幅还是挺高,信贷挺多,外汇占款也应该比较多。M1的同比增幅好于预期,随着经济近两个月的好转,企业预期也应该好了一些。

    6月市场利率上去后,M2增速下来了,这个月没能下来,挺奇怪的。流动性紧,但融资需求还是挺旺盛的,没压下去,我们在考虑市场利率到实际融资成本的传递是否很通畅。下月,信贷应该还在6,000亿左右。

    1.23万亿的社融规模也挺大的。委托贷款比上月有所反弹,信托贷款相对也不低。可能传说中的9号文要出来,也有银行赶在政策出台之前再猛做一些,所以票据反而反弹一些了,前两个月都是减少的。

    M2增速离年初13%的目标还有较大的缺口,11月流动性弦绷紧了,政策年内应该还是会中性偏紧。年末能控制到13.7%左右就很好了,13.5%以下很难,这会给明年的货币政策造成比较大的影响。

    人民币最近升值比较快,汇率出政策的步伐比预期要快,波动可能逐步放开。但现在或不是很好的时机,套利和热钱等会更加猖獗。

    --中信建投证券宏观分析师 王洋:

    11月M2和新增信贷,基本和预期相差不大,年前最后两个月可能基本就这样了。不过从结构上看,感觉非金融企业等中长期贷款稍微低了些,可能会影响未来后续投资。

    当月社会融资增量不算小,结合之前已经公布的投资等数据,中国的经济还走在老路上,我们觉得,短期内经济增长的持续性不是很强,高点可能已经过去。

    目前来看,整体资金成本偏高的状况没有改善,这对经济增长其实是有偏负面的影响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到现在还没有结果,但感觉求稳的思维模式应该还处在主导位置。因此不排除未来在防范金融风险、稳定经济增长等需求下,央行此前一直维持的实际偏紧货币政策基调可能发生改变,不排除转向宽松的可能。当然,这一切还要等经济会议为明年定好调后,才能看的更清楚一些。

    --澳新银行中国经济师 周浩:

    从数据来看,M2还是反弹了,增速虽然下降,但绝对规模是反弹的,年内M2的目标看来较难实现。

    非标的信用投放反弹是原因之一,从社会融资规模的数据来看,信托贷款,委托贷款,和票据都是反弹的,说明非标的增长并没有控制住,年内货币政策还是没有放松的空间。

    --首创证券研究所副所长 王剑辉:

    从11月的数据看,央行是不准备一定要实现年初定的M2增速13%这个目标值了。因为央行恐怕也意识到如果在年底较短时间内快速收缩的话,风险实在是比较大。而且也不必机械地追求一个既定的目标值。

    我们认为央行会保持年底货币环境的适当宽松,以维持市场的稳定。之前市场的观望气氛已经很浓厚,但显然央行也不希望看到第二次“钱荒”发生,对于收紧流动性,央行也是边走边看,边看边操作这个状态。

    --广发银行高级交易员 颜岩:

    11月社会融资规模1.23万亿,累计增速由上月的14%回落至13.6%,贷款,委托贷款等同比增加,其他多为同比减少,整体融资增速比较平稳,但绝对水平还是偏高。而11月6,246亿新增贷款,同比增速只有8.5%。这应该是和拓宽融资渠道,利率市场化有关。

    当月M2增速依然较高,基数较低导致M2增速只能艰难下降。明年如果还是定在13%的目标,压力也不小。所为预计央行将继续保持稳中偏紧的思路,也就是不准备靠货币政策放松来刺激经济复苏。

    --安信证券宏观分析师 尤宏业:

    贷款数据好于预期,简单分析是需求比较旺盛,才会量价齐升。具体需求要看融资结构。

    整个经济的复苏状况好于预期。未来中期,房地产和基建投资仍存在周期下降的压力。但部分行业和高频数据显示,短期经济增长可能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。尽管存在矛盾的数据,房地产和基建相关投资需求可能相对稳健甚至有所上升。前几个月库存调整的行业增速已经降到了不高的水平,价格和库存正在稳定下来,其拖累经济的力量正在消失。此外,出口需求也许在逐步转暖,部分国内耐用品消费持续旺盛。这些合力可能支持短期经济增长高位企稳,甚至加速。

    **相关背景**

    --为规范同业存单业务,拓展银行业存款类金融机构的融资渠道,中国央行上周日发布同业存单管理暂行办法,存款类金融机构可以在当年发行备案额度内,自行确定每期同业存单的发行金额、期限,但单期发行金额不得低于5,000万元人民币。

    --中国11月通胀水平脱离上月触及的年内高点,主要受食品价格略微下降以及翘尾因素减弱推动。明年物价虽有一定上涨压力,但分析师预计整体仍将温和可控,为推进改革营造空间,货币政策料保持适度偏紧。

    --中国第一部民间借贷的地方法律--《温州民间融资管理条例》11月获浙江省人大常委会正式表决通过。该条例主要规范了民间借贷、定向债券融资和定向集合资金三类民间融资行为,将为全国金改提供示范。

    --中国银监会11月公布数据显示,今年三季度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均持续反弹,而资本充足率环比则有所下降。

    (发稿 中文新闻部;审校 张喜良)

   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——“每日财经荟萃”,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。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。

    本文由7m足球比分网发布于关于健康,转载请注明出处:货币中性将成政策基调,分析师看中国11月贷款及

    关键词: